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妻子大战sm调教师(外传)
妻子大战sm调教师(外传)


                               (1)

  这个故事是我和老婆杨雨薇去日本之前,也就是萧靖死后没多久发生的一件
案子。

  这天,局长一大早就找到了我,说咱们市旁边的陵县发生了一起性质极其恶
劣的连环杀人案,死者一共两名,都是年轻女性,死前无一例外都遭受到过严重
的性虐待和摧残,甚至有人被割去了一只乳房,市里领导对这起恶性案件十分重
视,所以决定抽派警力,帮助陵县儘早破案。

  于是接到命令的局长,就让我和老婆暂时把萧靖的案子放一下,一起去陵县
调查这起变态杀人案。

  说起老婆雨薇,自从她战胜萧靖之后,一时间在我们市里名声大噪,不仅是
市里的各大警局与分局,想请妻子传授专门对付此类罪犯的经验和心得,就连许
多新闻媒体与娱乐人士也纷纷找上门来,还说要把老婆与萧靖大战的故事拍成电
影寓教于乐……

  不过有人褒义,自然有人贬义,在此期间,就有不少人对妻子保持反观态度,
他们一致认为妻子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配当一名员警,不仅伤风败俗,简直比最
下流的妓女还要低贱,甚至还有人挖出了我们夫妻长期参加一女对多男的乱交派
的事实和八卦,以此来进一步的诋毁与辱駡薇薇。

  对于以上的种种论述,妻子则表示:「我是一名人民警察,以除暴安良为己
任,不管别人怎幺看我,我都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开车出市区,赶了几个小时的路程之后,来到陵县的一家派出所,其实我们
市离陵县并不远,只是路太难走,都是土路,所以车行很不方便,而陵县整个地
方也不大,当地一共五个派出所,就维持了整个县的治安。此次负责接待我们的
派出所所长赵友明说:「我们县向来治安很好,乡民之间的关係都很融洽,平时
顶多处理一些小偷、小窃,小打小闹之类的小矛盾,谁会想到,这回竟然出了这
幺大的一个案子,还是连环杀人,叫我这个当了近30年的老员警,真是难以交
代啊。」

  这时,一个年纪尚轻的小警员走了过来,他一见到赵友明就喊了句爸,赵所
长把眼睛一瞪,小声埋怨道:「说过多少遍了,工作场合,别喊我爸。」

  「咋的啦?你不是我爸,还是我娘啊?」小伙子似乎满不在乎,然而当他的
目光接触到老婆时,立即闪出了兴奋的光芒,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你……你
就是……就是……警犬薇薇!哦不不不!是正义女侠,神探女警杨雨薇。」

  老婆似乎被他滑稽的模样给逗乐了,说:「什幺乱七八糟的,我就是我,本
名杨雨薇,市公安局里的一名普通刑警。」同时大方的伸出手,对小警员道:
「你好,你叫什幺名字?」

  小警员不知道是见到偶像,紧张了、还是什幺的,他没有敢碰老婆的手,而
是一个立正,向老婆端端正正的敬了一个军礼说:「报告领导,我叫赵铁柱!」

  「嘿……这小子……」一旁赵所长只有不住的苦笑和摇头,随即问铁柱,
「你不是一直和李勇在一起吗?李勇人呢?」

    赵所长口里的李勇,是主要负责此次兇杀案的当地干警,铁柱说:「勇哥不
让我跟着,他又一个人去银河酒店了。」

  赵所长思索片刻,忽然皱起眉头道:「快走,这小子要出事。」说罢,拉着
我们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银河大酒店。

  就在门口,几个彪形大汉正在围殴一个看似瘦弱的青年,铁柱看见了,焦急
的喊了一声勇哥,同时沖了上去,「住手!」

    赵所长也跑上去,并卯足劲推开几名壮汉,李勇倒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
身上满是脚印和灰尘,铁柱从地上将他扶起,道:「勇哥你没事吧?」

    李勇吐出一口嘴里的血沫子道:「叫张斌出来,老子还有话要问他。」

  薇薇用手指着几个莽汉,正气淩然的道:「光天化日的打员警,你们胆子也
太大了。」

    再看那几个汉子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其中一个像是带头大哥的手一挥,像
苍蝇一样的赶我们道:「滚滚滚,都给我滚啊,再不滚,连你们一块打!」

  我道:「我们是从市里来的刑警,正在调查一件兇杀案,请你们配合。」

  那家伙根本不听,上来就是一记耳光,我随手一挡,跟着一拳打断了那家伙
的鼻樑骨,「呜啊!」那家伙似乎根本没想到我会还击,而且一还击就下狠手,
他捂着满是鲜血的鼻子,向后退了两步,其他的几个流氓则一下子把我围了起来,
「操!打死这个狗逼!」流氓头子一声令下,但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西装、
看起来十分乾净的男青年,从酒店里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并懒洋洋的喊了一声
住手,他话音刚落,所有的流氓几乎同一时间都停下了动作。

  「李勇不是我说你?干嘛有事没事的老缠着我,我从市里才回来几天呢,你
就这幺赖上我了?」男青年看着李勇,一脸的不屑。

  「张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破事,那两个死掉的女孩子就是你杀的。」

  「哟,李警官,说话得有证据,小心我告你诽谤。」张斌提到证据,李勇一
时语塞。

  「你要证据是吗?我刚才看见这几个流氓殴打员警,这会我要把他们全部带
回去审查。」老婆道。

  「哟,这位又是谁呢?看模样不像咱本地人呢,倒是还……真漂亮……」张
斌一边说着,一边对我老婆仔细的端详起来。

  「我们是从市里来的刑警,正在调查一起兇杀案,还想请你配合调查。」我
还是之前的那句话。

  张斌说:「市里来的员警,怪不得这幺嚣张,算了……今儿的你打伤我手下
的事,就不计较了,等明儿我亲自来派出所拜访各位。」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喂!有种别走,给老子回来!」李勇吼着,却被赵所长制止住了,赵所长
说:「李勇你还要闹到什幺时候!我们员警办案,讲的是证据、证据,不是像你
一样的胡闹。」

  李勇说:「所长,我知道你快要退休了,谁也不敢得罪,张斌之所以这幺目
无法纪,草菅人命,就是仰仗着他爸是咱们县的县长。」

  回到所里以后,赵所长一边要求李勇写检查,一边安排我们去县里最好的饭
店吃饭,但是被我和薇薇几乎异口同声的给拒绝了,然后我们找到李勇,想从他
的嘴里了解全部的案情。

  李勇说:「张斌这人从小就在我们县坏得出名,仗着他爸是县里面做官的,
经常打架斗殴欺负人,17岁的时候,还把人打残送进了医院,长大之后和他爸
简直是一个模子,除了玩女人,就是用钱勾结官商。之前根据我的调查,他一直
在市区做生意,不过具体做什幺生意,我没有查出来,只知道他和一个叫萧靖的
人有密切往来,上个月,那个叫萧靖的人死了以后,张斌就忽然回到了县里,他
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银河酒店变成了聚众淫乱的俱乐部,请来许多达官贵人,
成天在里面吃喝玩乐。那两名死掉的女性受害者,身前的职业都是银河酒店的服
务生兼妓女,所以根据我的分析,我敢百分之百的断定,那两名受害者的死,肯
定与张斌脱不了干係。」

  之后,我们还从铁柱的口里得知,早些年曾和张斌念一所高中的李勇的姐姐,
因为长得漂亮,被张斌盯上,受到张斌的强姦和摧残,至今仍是半疯癫的状态,
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所以在李勇心里是恨透了张斌……

  「李哥你就放心吧,有薇薇姐他们帮忙,绝对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咳……你
怎幺到现在还没看出来,薇薇姐就是市里那条干掉萧靖大魔头的女警犬,哦……
不……是女刑警!」铁柱道。

  「杨……雨……薇,你就是警界母犬杨雨薇,真人可比照片上的漂亮太多了,
怪不得没有认出来,你可是咱们员警圈子里的传奇啊,我和铁柱都是你的粉丝。」

  「是吗,原来我这幺有名,我自己怎幺不知道呢。」老婆说着和我相视一笑,
就在这时,门口又哄进来一群咋咋呼呼的年轻的男警员,看样子都是老婆的忠粉
……他们有的要老婆签名,有的拉老婆拍照……等到闹过半晌之后,也不知道是
谁提出要老婆变成警犬给他们瞧瞧……

  「薇薇姐来表演一个吧!」

  「对,来秀一个!」

  一群小伙子的热情直逼得老婆难以招架,据我了解,老婆对年轻小伙子死缠
烂打的防御力总是特别的低,她这会就像在咱们自己警局里时,被亮子等几个年
轻警员征服了一样,开始询问我的建议,「老公你看他们……」薇薇羞红着俏脸,
似乎左右为难,而我则笑而不语,要她自己选择,过了半晌,老婆似忽然按耐不
住的我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啦。」于是乎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紧跟着
一阵热烈的欢呼声传来……

  「去把门关一下。」老婆有点羞涩的说,然后随手脱去了自己的一件外套,
露出内里穿着的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衣,肥硕的巨乳隆起绷紧着衬衣的领口呼之欲
出,细心的李勇不禁发现老婆竟然没有穿着胸罩,两粒凸起的乳头让他目瞪口呆。

  「放心吧,薇薇姐,现在下班时间,其他人早跑光了,在这的都是兄弟。」
铁柱关上门时,不忘警惕的朝外面扫了一眼。

  「行,那我就放心了。」随即老婆深呼一口气,在得到我肯定的眼神之后,
像是鼓足了勇气,小声道:「先给大家表演一段犬姿吧。」说着老婆将两只被肉
色丝袜包裹的小脚,用力踩住高跟鞋,几乎与地面成直角的向上踮起,同时屈起
膝盖,迅速下蹲,将两条浑圆且肉感十足的大腿,向着两边笔直的打开,露出内
里不穿内裤、只附着一层肉色透明连裤丝袜的、被永久剃除阴毛的光溜溜的肥嫩
肉屄,肉屄两瓣的阴唇如花瓣般向外打开,肉嫩的阴蒂如成熟的豆子般蹦出包皮。

  丰满诱人的肥臀向条发情渴望挨操的母狗般,后高高撅起,镶嵌在股沟之内
的玲珑屁眼,先是向外激凸,然后好似一朵红豔的玫瑰般慢慢张开,直至变成一
个圆圆的肉洞,可以清晰的看见内里湿润的直肠……

  最后,老婆不忘挺起高耸的胸部,双手扯开衣襟,露出一对雪白的巨乳,手
指狠狠揪起两粒勃起的乳头向外拉长,呻吟间,俏脸微微上抬,眯着双眼,吐出
香舌,正好有一滴晶莹的唾液,从舌尖缓缓的垂落下来……

  「再来,母狗撒尿。」话未说完,老婆已然变换动作,显得训练有素……她
用手啪的一拍自己的浪臀,留下一个红红的掌印间,侧着娇躯,高高的抬起一条
丝袜大腿,同时手指一弹自己肉屄间兴奋充血的阴蒂,身子颤抖着,甩去穿在丝
袜脚上的高跟皮鞋,露出性感的肉丝玉足,勾起深肉色袜头下麵包裹的一排脚趾,
只见奇迹般的,原本缩在老婆阴道深处的宫颈,竟然自己猛的撑开两瓣肥厚的阴
唇,从阴道里面钻了出来,伴随着宫颈的头部,摩擦到裤袜裆部的一瞬间,激射
出一大股晶莹的爱液……

  其实我知道这是老婆的绝技之一,她把一条细线的一头绑在自己的大脚趾上,
另一头则圈住宫颈,所以老婆只要勾起脚趾,绷直细线,就可以把藏在阴道里面
的宫颈生生拽出,并因为刺激射出阴精,完美的演绎出母狗撒尿……

  几个动作变化下来,一群男警员登时看得瞠目结舌,并且直流口水,铁柱更
是按耐不住的掏出了自己的阴茎,旁若无人的套弄起来,他的肉棒又黑又粗,真
如铁柱一般。

  薇薇看见肉棒,如见到骨头的母犬般,几步爬到铁柱的跟前,她蹲在地上,
伸着长长的舌头,用讨好似的眼神看着铁柱,同时左右轻轻摇晃向后翘起的肉臀,
凸起的屁眼一张一合,向外分泌着湿润的肠液,如同一张垂涎的想要吞吃香肠的
小嘴,还有阴道里的宫颈,随着老婆脚趾有序的一勾一放,像抽插着的阳具般,
在阴道里面进进出出,宫颈的头部顶住裤袜的裆部,喷出一股接一股的淫液……

  终于,铁柱的肉棒在被老婆舌尖舔到的一瞬间,喷射出浓白的精液,而老婆
则是迅速的将铁柱的肉棒一口吞入,竟将整根肉棒一含到底,她的嘴唇几乎触到
了铁柱肉棒的根部,俏脸被浓密的阴毛覆盖着,而铁柱肉棒硕大的龟头则已然深
深的埋入老婆的喉咙,像是男人的喉结般高高的凸起在老婆喉咙的中间……「咕
噜咕噜……」随着一下下淫靡的吞咽之声,老婆将铁柱肉棒射出的精液,一滴不
剩的全部吞进了肚子……

  「薇薇姐,你太淫蕩了,我们受不了了,让我们肏你吧。」一群男警员纷纷
发出这样的诉求,而老婆则像条情欲正旺的母狗般,将自己肥白臀圆的屁股翘到
半空,左右摇晃的同时,发出两声汪汪的狗叫,室内灯光的照射下,老婆骚屄内
溢出的淫水浸湿裤袜,泛着油光,让裤袜好像一层透明肉色的胶带般,牢牢的贴
合着两瓣阴唇,向外高高的鼓起,屁眼更是渴望被人肏干般,向内缩紧成了一团,
向外挤出着一丝丝湿润的肠液……

  也不知是谁第一个沖到老婆的面前,将她抱了起来,跟着妻子便如同一头被
肉欲淹没的母猪般,被一群黝黑精壮的躯壳包围在了其中,而在人群之外的我,
只听见妻子裤袜被人撕碎的声音,与老婆被人插入时,发出的浪叫……

  她的小嘴、肉屄、和屁眼几乎同一时间的被肉棒填满,就连双手也分别握着
一根滚烫的肉棒,雪白肉嫩的躯体似乎在男人们用力的抓捏与挤压间融化,尤其
是胸前的一对巨乳,已然被捏得不成形状,剩下的唯有是全身不住的痉挛与颤抖,
一股股晶亮的蜜液,从她的穴口间不断被人肏得的喷溅而出……

  「呜呜呜……肏死我了……呜呜……」老婆似快要窒息般,伸长着歪向一边
的脖子,似想要获得一丝新鲜的空气,但是她的俏脸马上被人狠狠捏住,然后张
开的小口就被一根结实的肉棒所填满,只能发出一连串呜咽的吞咽之声……

  老婆跟男警员们越闹越欢,整个办公室赫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香豔沸腾的欲望
之炉,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老婆的身体里发射了一遍,直到把她干得精疲力尽,
似头被灌饱的母猪般,失神的翻着白眼躺在地上,呼呼的喘住粗气,不时的下意
识的用舌头舔去嘴角上残留的精液……下体的两瓣被精液胡满的阴唇,像蝴蝶展
翅般向外大大的翻开着,内里布满褶皱的腔道与屁眼一起,还在激动的蠕动与收
缩住,并向外挤出一股股的浓浆,似乎仍沈浸于被许多根肉棒同时抽肏的快感之
中……

  几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丝毫不肯浪费时间,他们没有让老婆多休息,把
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要我给他们一起拍集体照,这时候老婆已然被几个男警员扒
光了衣服,脱得几乎一丝不挂,只剩下了下身那半条已经被扯得不成样子的肉色
透明连裤丝袜,上面早已被老婆自己喷出的淫水与失禁的尿水浸得湿透,阴道里
的宫颈,更是被男警员们像揪虫子般,整条的拽了出来,湿漉漉的向下滴着淫水
……

  看着老婆被他们玩的淫乱不堪的模样,我的肉棒撑起着裤裆,举起手里的手
机,将摄像头对準他们,「来,看这里。」说话间,被挤在一群男警员当中的老
婆,一脸羞怯和兴奋,她被迫的岔开着两条丝袜美腿,单脚狼狈的踩住一只高跟
鞋,另一只丝袜脚则颤抖着、向上踮起着脚尖,下体裆部肉屄间伸出阴道的宫颈,
被人像套弄男人的阳具般,不断的来回撸着,使她敏感的娇躯不住的一阵阵的痉
挛,还有她臀缝间的嫩菊,不知何时被塞进了一只老婆自己脱掉的高跟鞋,高跟
鞋几乎全部的滑进了直肠,只剩下鞋后跟的一节鞋尾,大大的变形的撑开着屁眼
的括约肌。

  当然,她的胸部也不可能被人放过,几只大手将妻子绵软的巨乳揉搓变形,
乳头被拉直来长,就连呻吟张开的小嘴里也被插进了好几根手指,并且手指夹紧
着湿润的舌头,任由香舌在手指间扭曲着……蠕动着……挣扎着……

  照片一连拍了几张,老婆的姿势也各有不同,其中印象令我最深的一张就是,
两个肌肉结实的男警员各将自己一只拳头举在半空,然后托住老婆丰满的大屁股,
让她的骚屄和屁眼对準拳头,坐在了上去,随之男警员的大拳头就依着老婆身体
的重量,一下子撑开了老婆的肉屄和屁眼,滑进了阴道和直肠之中,并挤出一大
股的淫水……

  而被差一点就要撑坏身子的老婆,则是深呼吸一口气,努力的摆出一副若无
其事的神色,然后像骑马的将军般,高傲的仰起抑制不住流下口水的嘴角,挺胸
收腹,微微屈起着膝盖,向左右分开着两条丝袜美腿,同时刺激的绷直两只丝袜
臭脚的脚尖,举起小手,向镜头敬了一个标準的军礼。

  闹到最后,男警员们还不忘让老婆留下明星签名,当然他们索要的签名,不
可能让老婆手写,一群人用手捏着或拍着老婆的大肥臀,要她扭动着像水蛇一样
的蛮腰,自己主动扒开两瓣肉屄的肥唇,用宫颈的头部粘上印泥,一一的为自己
刚刚同他们拍好列印出来的照片盖章,「薇薇姐,我的这张签名好像盖的不清楚。」
铁柱拿着自己的相片好像有些不太满意。

    「拿来我看看。」薇薇说着拿过照片看了看,好像的确如铁柱所说的一样,
不怎幺清楚,于是她要铁柱拿一支笔过来,铁柱说:「我不要你用手写。」

  薇薇则笑做不答,要他继续去拿,于是铁柱只好拿来一支水笔,随即他就惊
讶的见到,薇薇竟用自己的手指,抠开宫颈头部的圆圆的肉洞,将水笔的尾端慢
慢的插了进去,然后她挺起纤腰,背过双手,对着桌面,将水笔的笔尖碰触到桌
上摆着的相片,绷紧屁股的肌肉,叫铁柱解下皮带,一面用皮带使劲抽打自己的
浪臀,一面极有技巧的前后耸动被皮带抽红的两瓣抖颤的臀肉,用宫颈夹紧着水
笔,在相片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赫然是「警犬薇薇」。

  等我和老婆离开派出所回宾馆,已然是到了大半夜,我和老婆没有让铁柱他
们送我们,老婆走路一瘸一拐,似乎被玩的不轻,不过我和她的心情都很不错,
想来自从遇到萧靖以后,我们两便断了和群交网友们的联繫,似乎已然很久没有
玩的如此畅快淩厉,这回来外地出差,想不到还能遇到这幺一群老婆的忠粉,看
来母犬薇薇的盛名,已然在警界流传甚广……

  第二日,我和薇薇一大早就去了派出所,想找李勇和铁柱他们讨论如何对付
张斌的办法,可是我们刚走进派出的所办公室,抬眼就看到了张斌,他正翘着二
郎腿,大摇大摆的坐在李勇的位子上,似乎在等我们,而李勇和铁柱则垂头丧气
的站在他的身旁,像是受了严重的打击……就连赵所长也是一脸铁青,皱眉苦思
着什幺。老婆看我一眼,似乎猜到了什幺。

  「办公室里聚众淫乱,厉害了,杨警官。」张斌一脸调侃,用手指敲了敲摆
在桌上的一叠老婆昨晚拍摄列印出来的淫乱照片,然后又道:「昨天看你气质不
凡,就顺便查了一下你的资料,原来你就是那条赫赫有名的、让萧靖都栽倒的警
界母犬杨雨薇,不过你知道在sm界,母狗背叛自己的主人,会有什幺样的下场
吗?」

  老婆抿嘴一笑,故作轻鬆的回答:「斩断四肢,戳瞎双眼,然后做成人肉便
器,每天吃客人的精液、尿液、大便为生,直至被人活活玩死。」

  「胆子不小,是想迫不及待的尝试一下吗?」

  「可惜,萧靖不是我的主人,他和我打赌三个月,想把我调教成他的家犬,
可惜他输了。」老婆坐上沙发,顺便交叠起一双包裹在肉色丝袜下麵的性感美腿,
接着道:「而且我知道到这间派出所里,几乎都是你的人,包括昨天一起参与玩
我的几个男员警。」

  张斌听了老婆的话,似乎隐隐的感到有些诧异。

  老婆则继续道:「李勇几次去银河酒店,都被你的手下正好堵在门口,这不
是有人通风报信,难不成还是李勇自己打电话告诉你的?至于昨晚那些特意下班
不去鬼混,堵在办公室门口,起哄玩我的几个男警员,是你派来的吧,目的就是
想测一测我是不是货真价实的杨雨薇,一条如传说中一样的淫乱警犬。虽然关于
这些推断,我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但是凭我身为警犬的敏锐嗅觉,应该判断的八
九不离十吧。而且那几个男警员把我大锅炒的时候,用的技巧和体位,也是相当
的纯熟和老练呢,如果他们不是成天和你这种人在一起鬼混的话,哪来如此多的
经验玩弄女人?据铁柱说,那几个人还是上两个月,刚进派来县里当员警的新人,
我猜这应该是你想好了回陵县发展,所以事先安排进公安系统的眼线吧。」

  老婆说完,将目光转向愁眉不展的赵所长道:「赵所长,其实我知道,你绝
不是那种想要等退休怕事的人,不然你也不会特意把案子交给李勇来办,好让他
找张斌的麻烦,只是你知道派出所里有太多的黑警,所以只能在暗地里偷偷的做
保护工作,现在的状况,也许超出了你的预估和判断,不过请你放心,既然我们
插手了这个案子,就一定会将罪犯绳之于法。」

  「哈哈哈……漂亮……」张斌一边拍手,一边对妻子好似赞许的点头微笑,
道:「既然大家把话都说开了,那幺接下来你準备怎幺办呢?」

  老婆气定神閑的道:「萧靖曾经和我打赌,输给了我,你作为他的朋友,也
是在sm圈子里混的人物,难道就不想和我赌上一局吗?」

  「哈哈哈!」张斌忽然狂笑起来,似乎早已断定妻子会向他挑战,说:「我
这人还真的从来没有怕过谁,不过这赌局就看你敢不敢接了?」说着,随手从裤
子里掏出来一支电棍,按下电棍的按钮,只看见电棍前端的金属闪烁着蓝光,并
伴随着发出可怕的滋啦滋啦的电流声。

  而妻子则像是感受到强大的压力逼近般,皱紧了绣眉,但是她没有畏惧,小
手撑住沙发,努力的支起身体,从沙发上稳稳的站了起来,然后小口咬紧着嘴唇,
抬起一条丝袜美腿,跨上沙发的扶手,让包臀短裙顺着丰满屁股的曲线自然的滑
上腰际,露出了内里不着内裤的、只穿着一双肉色开档连裤丝袜的诱人下体……

  妻子侧头看了一眼我,似想寻求我给她鼓励的眼神,然后强忍住羞耻,身子
前倾,双手伸到背后,抓住自己的两瓣臀肉,用力的向左右分开,顺势将自己的
桃园密处,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了张斌的面前,胯间肉屄阴蒂激凸,两瓣鲜嫩的阴
唇如花瓣般向外绽开,肉缝间隐约可见的穴壁,与臀缝间粉褐色的肉嫩菊眼,正
紧张的向内收缩住,挤出一股股透明香滑的爱液。

  「哼……」张斌的嘴角泛起残酷的冷笑,就在我喊出一声不要的时候,他径
直将手里的电棒,毫无保留的捅进了薇薇的骚屄……

  「呜哇啊!」老婆瞬间被电的如同一条刚刚从河里被吊上来的活鱼般,疯狂
的抽搐和痉挛……

  先前和张斌谈话时,一副正气淩然的样子,此刻已经蕩然无存,脑后秀髮挣
脱皮绳披散下来,俏脸上的表情尽是狼狈与无助,恍如一头不慎掉入肉欲地狱,
快被蹂躏致死的母猪一般,圆睁的双眸空洞的望着前方,向外长长的吐出着自己
的舌头,口水如泉涌般淌落下来……

  再看老婆的下体,更是一片狼藉,肉屄间的阴蒂如同充了气的皮球一般,足
足变大了一圈,并且上下不住的弹跳着,两瓣肉嫩的阴唇,像是变活了一样,用
力的扇打着翅膀,原本挤在阴道内的肉壁,全部向外翻卷了出来,一圈圈的吸附
着电棍,蚌肉连续的震颤着,连带着屁眼的括约肌,也绽放成了一朵鲜红的玫瑰,
整个下体看起来就好像炸裂开来一般,尿液、淫水接连喷洒了一地……

  不到片刻的时间,老婆的臀缝间就冒起了一阵白烟,她的整个人也像是条被
肏到失神的母狗般,双膝跪地,翘起着肥白的肉臀,趴在了沙发上面,张斌似乎
觉得老婆已经被他制服,狞笑着暗灭电棍放电的开关,想要从薇薇的肉屄里抽回
电棍,但是在下一秒的时间里,张斌猛的发现,从薇薇的骚屄间传来一阵夹紧的
力道,居然让那根电棍牢牢的镶嵌在了阴道之中……

  几乎是与此同时,死狗般的老婆,恍如重获生命般,用力的一扭蛮腰,用肥
白的圆臀,猝不及防的撞开了张斌抓住电棍的手,然后一个转身,正面朝向了张
斌。

  「给你看看什幺叫做警犬。」说着老婆高傲的仰起俏脸,一甩脑后披散的秀
发,收起小腹,挺起浑圆高耸的胸部,猛的撑开衣襟,让两只雪白的巨乳蹦跳出
来,勃起的乳头如同射向敌人的子弹般坚硬挺立,双手扶着膝盖,将两条丝袜美
腿,一百八十度的向外用力打开,同时身体下蹲,向后高高的翘起圆臀,一对包
覆在肉色丝袜里面的臭脚,用脚尖踩住高跟鞋,笔直的向上踮起,运用小手灵巧
的伸到背后,变魔术般的将电棍从肉屄间拔出,插进了屁眼里面,随即重新扣开
电棍放电的按钮,子啦一声脆响,蓝色的电光瞬间在老婆的臀缝间闪耀起来,妻
子的浪臀则被电的不住上下乱颤,带动着胸前的双乳晃起一波波淫蕩的乳浪……

  一丝丝油亮的香汗顺着妻子浑圆的肉臀淌落下来,薇薇秀眉紧蹙,忍受着从
屁眼间传来的强烈电击,夹紧着屁眼的肌肉,让闪着蓝光的电棍如同一条有灵性
的狗尾般,在她的臀缝间翘立起来,同时薇薇双手平举到胸前,握成空心的拳状,
眯起勾人的双眸,小口轻轻喘息,像条发情正欢的母狗般,对着张斌汪汪的吠了
两声。

  一旁的铁柱直看得拍手叫好,嘴里喊道:「这是犬姿中的母狗摆尾,做的实
在太完美了。」与此同时,他的人似乎恢复了底气,对着身旁的李勇说:「走,
咱们一起去给警犬薇薇助威!」说着与李勇两个人,一起快速的解下围在腰间的
皮带,跑到老婆的身后,对着薇薇迎合他们翘起的肥白浪臀,狠狠的抽了下去
……

  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声啪啪的、响亮的脆响,低吟着的薇薇,如同一头看準
猎物的警犬般,双眸一刻不停的盯着张斌,平举在胸前的两只拳头越握越紧,一
对丝袜美腿也是越分越开,连带着撅起的肥臀在皮带飞舞的浪花间,变得发红发
烫,绷紧成了两团结实的肌肉,一双踮起的丝袜臭脚,牢牢的钉在高跟皮鞋里,
绷直的脚掌几乎与地面形成了直角,似乎随时都会驱使着身躯迸发而出,扑倒罪
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