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飞天帮传奇
飞天帮传奇

飞天帮传奇

帮主齐天啸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下面的银狐,目光中变化莫测,使人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巍峨的大殿上一片肃穆庄严,白纱翻拂之际,更显得气氛神圣。

  「银狐。」齐天啸缓缓开口道:「作为飞天帮『变卫』司职人员,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要去插足俗世上的纷争,你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银狐垂下头去,说:「帮主,银狐错了,任凭处置。」齐天啸皱起眉头,说:「飞天帮是由政府拨款供养的特殊组织,我们每年的政府拨款远远超过杨家那点财产,我相信你不会是为了钱去帮助竹联帮,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银狐仍然垂首道:「银狐任由帮主处置。」

  齐天啸叹了一口气说:「银狐,你知道我们飞天帮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未来领袖』的人身安全,配合另外几个部门对『未来领袖』实施周密的教育与培训步骤……加入飞天帮的人选,都是政府情报机关经过千挑万选,严格筛选后送来的,能加入『未来领袖计划』更是我们每个人无上的光荣。这次你做错了事,我必须弄清楚真正的原因,以防止有类似的事情再发生,『未来领袖计划』是绝对不允许出任何的差错与纰漏的,你明白吗?对你的处罚,尚在其次。」银狐怔了半晌,抬起头道:「在十三年前,我母亲病重危急之时,竹联帮的三堂主付正雷借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母亲的病得到了及时的治疗,又多活了四年。」齐天啸愣了一下:「有这种事?当时付正雷为啥要借钱给你,你知道吗?」银狐道:「当时我获得了应届『亚洲武术擂台赛』跆拳道少年组的冠军,付正雷作为竹联帮的三堂主,力邀我加入到竹联帮中。」齐天啸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后来呢?」银狐道:「我原本答应他服完兵役后就加入竹联帮,但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期间被国防部情报局选中,进行了两年强化训练后各项测试合格就进了飞天帮。我探亲时去找过付正雷,用帮里发的薪水连本带息地还了他的借款,付正雷没有强迫我履行当年的诺言……我和他也就成了好朋友。」齐天啸点了点头说:「所以,你这次为了帮助他达到图谋杨家财产,不但利用易容术帮他『移花接木』、『混淆视听』,到最后整个阴谋被人家揭露时,又使用武功胁持人质帮他脱身……这些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在你们已经脱身的情况下,为什么你居然还要将两个无辜的女孩子扔下悬崖,想要杀了她们?」银狐垂下头说:「我和付正雷精心策划的方案失败以后,我心里非常气愤和不甘心,想在最后给那群与我们作对的人一点教训。」齐天啸冷冷地道:「可能是付正雷一伙给你的恭维太多了,让你狂妄自大到了目中无人了吧,自认为在平凡人中已经可以为所欲为,操纵一切了吧!」银狐低声说:「是。」齐天啸道:「以你仅司『变卫』一职便敢在帮外如此猖狂,我觉得,你是不适合再留在飞天帮中了……」银狐浑身一震,头垂得更低。齐天啸已道:「送银狐到刑房,处理之后让他离开。」两名白衣人已走了上来,挟着银狐退下大殿。

  齐天啸叹了一口气,问:「『未来领袖』现在又在做什么了?」一名白衣人道:「琦少爷刚离开了日月潭,正在台中。」齐天啸略皱起眉头:「随行多少人?」白衣人道:「除了本帮琦少爷六名贴身近卫美女少之外,还有十七『紧卫』与二十六名『行卫』随行。另外,国防部与教育部也派有八名专家陪同。」齐天啸点了点头,命令:「再增派四十人,将『未来领袖』的防卫范围再扩散十公里,最近日本人又在蠢蠢欲动,多加小心一点的好。」白衣人已道:「是。」飞身掠向殿外去执得调动命令。

  第二章  刑房

  银狐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雪白的正方形岩石上面,四周一片黑暗,而唯独自己所躺之地不知何处射来的光芒耀眼,亮如白昼。银狐心中不由一阵怵然,惊声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人啊?」黑暗中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这里是刑台。没有人。」银狐一愣:「没有人?那你是什么?」一位千娇百媚的女郎已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我不是人,我是刑姬。你也不是人,你是罪犯。」银狐看着她紧身皮衣下那性感得快要喷出火来的魔鬼身材,不由自主地竟吞了一口口水。目光上移,看见她脸上罩着一个精美的蝴蝶面具,虽看不清全貌,但仅从她面具下那红润菱形的樱唇与光洁如玉的下巴,便可以想象这个女郎的美貌一定是勾人心魄的国色天香。

  银狐喃喃道:「刑姬……」飞天帮刑房是帮中最神秘的机构之一,银狐从来不知道「刑台」,更不用说刑姬了……刑姬走到银狐身边,端详着他的面容,她低叹:「老天,你知不知道你是我这里有史以来接待的最帅最年轻的一个罪犯了……」银狐看着她面具后面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由道:「是吗?」刑姬伸手轻抚他英俊的脸庞,柔声说:「当然,我进入刑台司职六年来,处置过七名罪犯了,你是这七个人当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银狐听到「处置」两个字,这才想起了自己被送到这里来的目的,他口中不由一阵发干,问道:「你会怎么处置我?」刑姬道:「帮主的命令是驱逐你离开飞天帮。」银狐愕然问:「就这么简单?」刑姬笑了:「当然,首先得让你忘记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武功与记忆。这些是飞天帮赐予你的,你不可以带走。」银狐尖声叫:「这不可以!我不可以变成白痴!」刑姬幽幽叹了一口气:「谁叫你要做错事啊……将你送到我这里,还算是对你开恩了,再往下面送,你会后悔你妈妈当年为什么要把你生下来。」银狐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在地上一拍,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在空中猛一折身,向刑姬扑下。

  刑姬娇声一笑,说;「玩游戏呀?」旋身弹腿,轻轻松松地踢向银狐。银狐整个人向后一仰,连倒两个跟斗落在石台上双腿笔直劈开压地。

  刑姬歪着头看他,眼中泛起一片笑意:「好久没有人陪我玩了,你可要争气点哦。」细腰一扭,已扑向严阵以待的银狐,人未致拳风已达银狐眼前。银狐连忙冲天而起,仗着卓绝的轻功躲开这迅猛的一拳,刑姬娇笑:「飞得真高呀。」轻一腾身已抓住银狐的脚,顺手将他掼在石面上摔了个七晕八素,不知今夕是何年。

  第三章  刑姬

  「唉——」刑姬有些失望地说:「长这么帅,没想到武功却这么差劲,一点都不好玩。」银狐忍着全身疼痛站起身来,愕然瞪着这个武功深不可测的女郎,惊讶道:

  「你多大岁数了?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修为?」刑姬娇声笑:「我刚满十九岁没几天……真的不是你太差劲,而是我武功太高?」银狐坦然道:「那当然,『千面银狐』这四个字,不仅在台湾和东南亚如雷贯耳,连在能人辈出的大陆也是名声显赫。在外面,我可以算得上是绝顶高手之列。」「外面?」刑姬好奇地问:「你到过外面吗?」银狐惊讶地问:「难道你从来没有离开过飞天帮?」刑姬摇摇头,有些忧伤地道:「我是被政府挑选出来服侍『未来领袖』的二十名备用近卫人选之一,一生下来便经过严格的医生检查与电脑对骨骼、大脑、肌肉强度与生理潜质种种测试合格后,便被送进了飞天帮秘密基地严格训练,在无数次考试中败下阵来,没得到作为『未来领袖』十二名随身近卫之一的资格,才被分配到刑房司职,这份不见天日的工作,一做就是六年。」银狐听到她语气中的幽怨与不如意,突然突发奇想地说:「刑姬,我们逃出去吧!」刑姬吓了一跳:「逃出去?去哪里?」

  银狐热切地说:「无论去哪里,也比在这里任人摆布强啊!凭我们的武功,在外面要想取得财富权势简直易如反掌。只要能逃出去,海阔天空任我们遨游,美好幸福的生活任我们选择!」刑姬显然被他说得有些动了心,迟疑地问:「真的吗?」银狐急道:「怎不是真的,金银财宝,名车豪宅,钻石钞票任由我们享用。

  在这里,我们只是政府大计划中微不足道的两名小卒子,在外面,刑姬,我们就可以成为人上之人,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刑姬有点出神,半晌摇了摇头说:「不行,逃出去也会被抓回来的。」银狐着急道:「不会,我是『千面银狐』呀,我的易容术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出去后我们彻底改头换面,到任何一个国家去生活,地球上有五六十亿人,只要我们不招摇,没有谁能找到我们。」刑姬点了点头说:「这倒是,我早听说过,帮中『变卫』是最厉害的变身高手,你既然是『变卫』中的一员,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银狐得到她的认同,不由得欣喜若狂,不由自主地伸手搂住了刑姬的如柳纤腰,看着她的眼睛问:「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逃出飞天帮?这里守卫森严,结构复杂,我进入帮中快七年了,略为熟悉的还是只有『大殿』与『变卫房』这两处地方。」刑姬娇声笑道:「你真笨,我们为什么要逃呢?你本来就是被帮主下令驱逐出帮的罪犯啊……」银狐着急地说:「我可不想变成白痴被送出去。」刑姬眨着亮晶晶的眼睛:「但你可以『装成』白痴呀,给你司刑的人是我,稍微动点手脚轻轻松松就可以蒙混过关了。」银狐不由大喜道:「那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刑姬看着他神采飞扬的俊脸,有些犹豫地问:「我从来没有出去过,能够相信你吗?」银狐郑重地说:「刑姬,我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出去后一旦安定下来,我就和你结婚。」刑姬浑身一颤,竟然软倒在了银狐的怀中,她低叫:「天!你是在跟我求婚吗?」看到她如此剧烈的反应,银狐小心翼翼地说:「是啊……也许我不配」刑姬急忙伸手掩住了他的嘴,大眼睛中竟有泪花泛起,低声说:「我以为,这一辈子也领略不到这种对一个普通女人来说最平常的幸福……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有一个男人向我求婚。」看着她无比感动的神情,银狐叹了一口气,俯下头去,吻住了她红润性感的菱形芳唇。

  第四章  狐惑

  刑姬浑身颤抖,双臂已揽住了银狐的颈。银狐满含柔情蜜意地亲吻着这个未经人事的绝美少女,舌尖轻挑她牙关,已如灵蛇般探进了刑姬嘴中,搅缠着她的香舌,来回转绕,使得刑姬喉中发出发阵阵低吟。

  银狐搂住她纤腰的手已然上移,捉住了刑姬胸前一只饱满丰弹的乳房,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衣,但那结实乳球的柔韧与弹力仍是令银狐心醉神迷。另一只手,已落致刑姬高翘的圆臀上,抓捏之间,银狐感觉其柔韧鼓弹,比之胸部有过之而无不及。

  银狐激动起来,摸刑姬乳房的手已开始在到处寻找她皮衣的纽扣,另一只抚臀的手,也迫不及待地伸进了她皮短裙下的雪白双腿之间……刑姬靠在银狐胸前,娇羞无比,不敢动弹,任由她双手在自己身上放肆地游走,一双柔臂,只知道吊住银狐的颈。

  银狐已然满脸通红,双手乱摸却不得其门而入,不由得着起急来:「宝贝,告诉我你这衣服怎么解开……该死的!」他忍不住骂道。

  刑姬将头埋在银狐颈边,无边娇羞地轻声说:「在后面……」银狐如获至宝,伸手已在刑姬皮衣的背部搜寻,终于找到了那一条隐蔽深藏的拉链,急不可捺地一拉而下,一片耀眼的雪白已轰然而出……银狐激动万分地脱下了刑姬的紧身皮衣,他注视着那一对饱满高耸的圆润双峰,目光中欲火狂炽,按捺不住冲动的心情,将脸已猛地全部埋进了刑姬胸前丰硕的双乳中,不停地嘴咬吮吸着弹韧胀腻的乳球,伸出舌头舔刮着那颗硬凸鲜红的乳头,包含在嘴里大口大口地吮吸着。

  两只手更是颤抖着捋起了她下身的皮短裙,挤进刑姬紧身的黑色内裤中,狂猛地狠狠抓捏着那对高翘浑圆的丰臀,十指加力,已陷进了那柔嫩肌肤的深处。

  刑姬轻声呻吟着,紧紧地将银狐的头抱在胸前,按在自己的乳房上面让他啃咬,美目流盼之际,已是水波盈盈。

  银狐已无法控制地开始脱刑姬的内裤,刑姬娇羞地说:「我的靴子……」银狐看着她那双过膝的帅气超长皮靴,叹了口气抱怨:「麻烦。」已将刑姬横抱而起,温柔地平放在石面上,双手握住靴身用力往下扯。

  刑姬娇声道:「哎呀……有拉链的……」

  银狐不由火大,东找西探不得其踪:「该死的在哪里?」他不由骂道。

  刑姬忍不住笑了起来,媚眼如丝地含情脉脉凝视着银狐那张英俊的脸,柔声问:「真的那么……想要我吗?」银狐脸上已经泌出微汗,狂乱地向下乱扯她的内裤,露出刑姬雪白小腹下端一丛黝黑茂盛的阴毛来。

  「别乱扯。」刑姬无限娇羞地轻声说:「我自己来……」已抬起腿姿态优美地开始脱长靴。

  银狐趁着这当儿,三五两下甩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束缚,看着刑姬慢吞吞地才开始脱第二只长靴,不由着急地帮她一扯而下,扔得老远,又开始脱她的皮裙与内裤。

  刑姬抬高臀部配合他的动作,口中娇嗔道:「色鬼,你就真的这么急呀?」银狐看着她已经完全赤裸的身体,那凸凹有致的雪白玉体随着呼吸上下微微起伏简直性感到了极点,饱满坚挺的双乳美不胜收浑圆如玉,嫣红醉人的两粒乳头,纤腰如柳仅可一盈,修长的大腿间那一丛诱人欲迷的妖黑。

  银狐低吼一声,已伏下身去用力扳开了刑姬紧合的双腿,看见那片黝黑阴毛下长长的阴缝呈现一片勾人的暗红,两瓣肥厚的阴唇从中翻转凸起,开合之间,水光浮现。

  银狐毫不犹豫已埋下头去,咬住了那一片茂盛的阴毛,顺着刑姬高隆的阴部向下滑动,直致完全陷入那条深深的阴缝之中。银狐含住那两瓣肥凸的阴唇开始用力吮吸,舌头扫动着娇嫩的阴唇之间,这种强烈的刺激使得刑姬不由得娇声浪吟……第五章  爱台

  银狐双手扒开刑姬那两瓣已然红润欲滴的阴唇,目光贪婪地看着那深藏的圆圆小小的美丽阴道口,喉中猛地吞了一口唾沫,伸出舌头向那粉红色的蜜洞中搅去,转绕舔钻,无所不为。

  刑姬高高挺起阴部,以期待银狐的舌头伸得更深,她双手无处摆放似的,自己捏住了胸前那对饱满高耸的丰乳,用力挤压揉按,下身阴部,更是不断地轻微向上拱动着。

  银狐抽出舌头,跪在刑姬大张的腿间,捏着自己早已坚硬得像钢钎一样的阴茎,迫不及待地向刑姬的阴道中捅去,顺着润滑的腻液,一插到底,齐根而没。

  刑姬高声呻吟着,双腿已盘上了银狐的腰肢,丰腴的下体抬拱着迎合银狐阴茎狂猛的插耸……这个从未出过飞天帮的绝色美女居然不是一个处女,银狐心里不由得十分诧异,但刑姬那肥满阴道紧紧包裹挤夹着自己阴茎的感觉是如此美妙绝伦,银狐暂时性地抛开了这个问题,全心全意地享受起刑姬这性感已极的诱人身体来。

  刑姬打量着这个趴在她身上专心造爱的男人,看见他是如此地卖力与投入,不由得唇边绽现出一个动人的微笑。

  银狐双手抓住她胸前那对丰满乳房,加力使劲享受着女性特有的柔软与饱胀触感,下身阳刚怒屹,凶恶狰狞地在刑姬紧窄的阴道中全力地抽送,激出了阴道深处一股一股的泫滑淫水,充填满了整个的阴道之中,让银狐行动起来,倍觉惬意。刑姬娴熟地拱挺着阴部,恰到好处的摆动与迎合带给了她自己与男人性交的无比快乐。

  银狐喘息着,伸出舌头去舔刑姬的嘴唇,一只揉着她乳房的手向上移动,已摸到了刑姬脸上精美的蝴蝶面具,五指用力,就想揭开。

  刑姬已快如闪电地一把钳制住了银狐的手。「绝对不可以。」她轻声地说,语气无比严肃。

  银狐一边抽送着阴茎奸淫着刑姬流汁的下体,一边不解地问:「为什么?」刑姬轻声呻吟道:「除了在『未来领袖』面前,我们近卫人员绝对不可以让帮中的任何一个人看见我们的真面目……」银狐叹了一口气,说:「但是我们不是马上就要逃出去了么?」刑姬将他的手仍然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摸着他的脸道:「现在我们还身处飞天帮中啊,不能让他们有任何的察觉……出去后,我会取下面具的……」她笑了起来,说:「我可以告诉你,我很美,长得非常美……能被选中成为『未来领袖』近卫的人选,每一个都是人中的精华,美貌绝伦,武功高强。」银狐突然问:「你的处女之身是让『未来领袖』给占有的吧?」语气中充满了醋意。

  刑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未来领袖』真人……」银狐疑惑地问:「那你的第一次……」刑姬眼中掠过一丝痛苦的神色,咬牙道:「是……快乐机……专门用来训练我们性经验的一种特制机器……」银狐倒吸了一口凉气,讶然道:「我的天,也太疯狂了吧……」刑姬看着银狐,良久道:「你知道吗?你是和我做爱的第一个真正的男人,在身体上我已经不是处女,但是在心灵上,我百分之百地肯定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银狐感动起来,抱紧刑姬雪白的身子用力抽送,刑姬娇声呻吟着,阴部不停地扭摆旋摇,两条雪白的大腿,已自动曲起收到了身体的两侧,将整个阴部翻挺上来以使银狐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中插得更深。

  「哦……好舒服……」刑姬忍不住高声地叫了起来,一只手紧紧搂着银狐的颈,另一只手用力地按住他放在自己乳房上的手帮助他使劲挤压揉搓,下体不停地摆动着,股股淫水因受不到这迅猛的挤压而飞溅而出,顺着她雪白的臀部沥沥地流到了石面上。

  「我的天,你怎么这么久……」刑姬用力拱动着,娇声地呻吟:「好舒服,太舒服了……」银狐受到她的夸奖,更加卖力地抽插着,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袭来,他不由张大了嘴,满脸的痴迷如醉。刑姬突然觉得一股无以伦比的舒适瞬间席卷了自己的整个下身,她腻狭的阴道中不由产生了阵阵抽搐与痉挛,开合之间将银狐坚硬的阴茎裹得更紧更密。

  「啊……啊……」刑姬放肆地高叫着,下体抬动阴部快速地倒插起银狐的阴茎来,按住银狐捏抓自己高弹乳房的手愈加用力地助纣为虐,娇美的乳球已在两人的手中变形得惨不忍睹。

  银狐在她强烈的高潮反应中激动得无法控制,阴茎更加凶猛地抽插顶耸着,浑身上下剧烈颤抖,大汗淋淋当中,火烫的精液已夹杂着极顶的快感怒喷而出,射进了女人紧凑窄圆的阴道深处……第六章  行刑

  两个人狂乱的嘶喊渐渐平息下来,刑姬已经轻扬雪白的双臂,玉指轻拂已如柔风般封住了银狐身上的穴位。银狐顿时全身僵硬地趴在了刑姬丰腴柔软的胴体上,还未完全变软的阴茎,仍牢牢陷在她阴道深处的泫沥稀腻当中。

  银狐愕然问:「你做什么?」

  刑姬轻轻地笑了,吻了他英俊的脸一下,柔声说:「傻瓜,飞天帮中真正的战士,是绝不可能背叛琦少爷的。你说得没错,我的处女贞操,是心甘情愿献给琦少爷占有的。飞天帮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快乐机』存在,是我骗你的啦。」银狐目瞪口呆,喃喃道:「你骗我?」刑姬叹了一口气,说:「我是在逗你玩呀,反正你要变成白痴了,逗逗你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以你这种低级变卫能够和我做爱,你应该觉得非常荣幸才对,我让你在清醒时领略到了最后一次极乐,你应该感谢我啊……」银狐急切地说:「刑姬,难道你真的不想出去享受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与荣华富贵吗?去感受多姿多彩的大千世界?……我是真的想出去以后就和你结婚的呀……」刑姬点点头,柔声道:「谢谢你,真的是第一次有男人向我求婚,我很感动……但是,我们在飞天帮中的生活,已经超越了外面世界所有的精彩,外面的世界,我早就玩厌倦了。你真的以为我从来没有出过飞天帮吗?连你这种低级变卫都可以在外面犯下错误让我来惩罚,更别说我们高级近卫的工作时间是少得可怜的轻松了……我很喜欢在飞天帮的工作,虽然我因为自己的素质现在还不能成为『未来领袖』的随身近卫,但是偶尔能够得到他的垂青,我也非常地心满意足了……」银狐愕然问:「难道……你爱他?!」刑姬点了点头,满脸的幸福地道:「不错,我爱他,祟拜他。心甘情愿地做他的仆从与奴隶!有这样一位优秀卓越的人做我们心灵上的寄托与信昂,总比你们这些莫名其妙地拿金钱与享乐作信昂的人好上千百倍。

  这一点,早在很多年前我们就已经明白了……」双手轻扬,已不知何时指间多了两根闪亮的银针,刑姬唇边绽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娇声说:「我希望,下一个送来刑台的罪犯,也像你这么好玩。真的!」银针电闪,已飞快地刺进了银狐头颈与腰椎的两大穴位当中。

  【完】